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您访问【新京山】(www.hbj3.com)!。 关注我们: 加微博 点击关注公众号:新京山

打开微信扫一扫

新京山

新京山

  • 189-8698-3333
  • 打造京山最全的网络综合服务平台
搜索
新京山 首页 京山文学 查看内容

一封未寄出的家书——忆同福仁银楼记

2020-8-5 21: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7| 评论: 0

   2020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也适逢我父亲年满八十岁。每逢佳节倍思亲,因疫情影响,春节没能回故里看望父母,端午节我回到老家京山宋河,在和父亲小叙,他谈起了祖父陈发良的往事。我的祖父已离世至今有五十一个年头了,睹物思人,思绪万千。想起让对祖父的深深回忆。解放前我的祖父是一个有文化、有志向的青年,他虽当时毕业于应城西河中学(现应城第一高中),却被黄埔军校录取,曾祖父陈周金再三反对和阻拦,最终未能入学,只好留在家里从事陈同福仁记的银器手饰生意。一九三八年九月间,日本鬼子调用了近五十架飞机猖狂轰炸了城关新市镇后,日本鬼子飞机又调转头炸毁宋河古镇北城的街房,我家祖业房屋被炸成一片废墟,曾祖父被砖石碎片埋在地下,多亏家族长辈和外祖父鼎力相助,含着眼泪找到了曾祖父的遗体,出葬了。从此扔下了茫然二十多岁的祖父陈发良,祖父便踏上了独立谋生的银匠手艺谋生之道。

一九四三年,我父亲刚满三岁,在这乱世风云的年代,日本鬼子占领了宋河,日委维治会汉奸霸道横行,无恶不作。我听幺婆高世英老人讲:“你祖父以手艺作掩护,还给共产党、新四军做秘密工作。有一次,新四军的部队与日委保安团发生了交火战斗新四军的指导员傅云峰同志(应城西河中学的同学)受伤了深夜,找到了我家,我奶奶傅家贵把傅云峰同志胳膊受伤处理包扎妥,留在我家秘密的夹房内,经过几日护理养好伤,在一天深夜将傅云峰同志送往前线部队。当时的同志之情,热泪盈眶,难舍难分,身影远远离去,奔赴了抗日的前线大洪山区。”

当年底,天有不测风云,我的祖父陈发良却被日委汉奸持会长王老四诬陷关押在死牢,施行各种酷刑拷打......。后来,在家族长辈的担保共同努力下,花尽黄金、白银等打点王老四,商会和丐帮出面斡旋,将祖父赎回才免一死,拖着伤残的身体回到了家。

从此以后,为了生存、生活,祖父开始了拜师学艺,嘴含铜管吹筒化碎旧废银,手握铁锤展银丝,这样精细致手工活,艰苦治久的磨炼,终于掌握银匠绝活“包金”(外金内银)操作技术工艺,此产品虽形同纯金,但是价格低廉,行家能手凭视觉与手感也难以分辨真伪。制作的龙冠风貌上的金银法兰珍珠饰品(古装戏皇帝、娘娘的头饰

)及小姐丫头的发饰,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应城汉剧团还定期找、祖父修理翻新,焊补戏帽上的饰品。还善于制作金银假牙,使银匠工艺与镶牙技术联姻,传承了银器制作的技艺。独自做出七丝五丝、砣硬、项圈、发卡、罗治佛像等小巧玲珑的手工艺制品,满足客人的心愿。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油然而生崇高的敬佩感。

一九四八年三月份,宋河解放了,社会稳定,市民安居乐业。当时,南下干部首长王南桥政委和夫人袁范同志极力推荐我祖父去从事革命工作,祖父考虑到家大口阔,便婉言谢绝了。后又推荐祖父担任宋河镇胜利街长和民兵中队队长职务,为街坊邻居做一些好事和善事,宣传和劝导个别居民禁吸鸦片,禁赌博等不良嗜好。经常带班巡逻,夜班值守,做好防火防盗的宣传。再现宋河安居乐业、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兴旺的境景......

一九五零年夏季,王政委派了两位同志到宋河调查了解我祖父的现状:询问身体和生活情况,介绍我祖父到荆州地区、沙市某贸易单位工作,他也推辞了。后来祖父推选街坊邻居汪进州同志到沙市某贸易单位工作......

宋河古镇素有“小汉口”之称,附近九个三十里路赶宋河集镇(罗店、田店、坪坝、三阳、仁河、熊滩、天王寺、石板河、晏店),吸引了外客商,搞活了宋河经济,提高了宋河人民的生活水平。晚上更加热闹,安排了文艺节目,有秧歌连相队,有灯会,有舞狮登垒高桌高空技巧,还有放电影队,影片有《白毛女》等,人们看的欢心,看的过瘾,心情舒畅,男女老少都沉倾在安泰、吉祥的海洋中......

一九五零年秋季是一个丰收的好年景,宋河镇人民政府首次举办物质交流展销会。日用品、农副产品、手工艺品、土特产、中药材等,种类繁多,各具千秋。特别是我祖父做出的银器工艺品,安放在玻璃橱柜内,看上去光彩绚丽,鲜艳夺目,栩栩如生,来看展销的人们,纷纷前来围观,有的订购结婚手饰,有买祝寿和贺周岁的,还有送亲朋好友需要的丝硬等......

一九五三年秋季,我父亲陈吉民从宋河镇小学毕业考入京山一中,初中部读书。当时因经济萧条,手艺银器生意处于低潮,只得将同福仁银楼转为烟酒小店,但还是难以维持生计。有时我的祖父到京山办事,给我父亲送衣服和生活所需品,并鼓励他努力学习,后因家庭经济困难被迫休学。因父亲是长子,年龄刚满十五岁,不符合招工条件,只好在京山二中插班学习。一九五九年秋季,父亲初小毕业,并考入了湖北省轻工业学校(现湖北轻工职业学院),就读于该校建筑专业,因路途遥远和生活困难,一年只能回家一次,他利用寒暑假勤工俭学,年底回家返校时我的祖父再三叮嘱:“要好好学习专业知识,掌握一门专业技能,有了一计之长,将来工作,把我们俩老接到你工作的地方,享受天伦之乐。”

一九六二年春节,祖父母亲在家庭情况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为我父母陈吉民和欧阳正英简单操办婚事。成家后便与祖父母分家,组建了自己的小家。一九六二年二月,在大叔父陈发文的关怀下,介绍到三阳六房村从教,教书育人,直到一九六九年。因家中生意不好,加上又添叔叔姑妈四口人,吃饭都成问题,只有从我父母的工资29.50元中,托人带20元钱交给祖父母,供他们维持日常生活。

因我的祖父银焊手艺精悍,积极响应国家“公私合营”的号召,先后加入宋河农具厂和机械厂当焊工。随着改体的情况不断变化,祖父又到宋河白铁社干起了整旧换新的银器手工劳动,借助简单的陈旧工具劳动,他本常年患有高血压、肺气肿等疾病,又因为烟熏火烤沉积在咽喉、肺部,加重了病情,可家里实在是无钱住院治疗,祖父只好一边服中草药,一边坚持干活,傍晚时候,我父亲搀扶着疲惫的祖父回到家,看着他枯瘦的身体,我们的眼泪流趟下来......后来病情愈发严重,长辈和我父母四处筹钱,把祖父送到宋河医院住了两个星期。病情恶化,在一九六九年正月十二日,我的祖父就离开了人间。        

陈同福仁记第三代银匠手艺传承人-陈发良,青年时代给共产党、新四军当联络员的祖父是我们心中不朽的丰碑......

 

                                 湖北省旅游学校 陈祥军

                                    202071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