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989ff问答网,952绿色下载站,绝地求生,大大知识网,天天便民网,体育直播

荆京网

  • 189-8698-3333
  • 打造京山最全的网络综合服务平台
搜索
荆京网 门户首页 关注京山 查看内容

【散文】虎爪山拾景

2019-3-7 15: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9| 评论: 0|原作者: 李金彪

 在艺术电影中,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层林尽染的山野,远村渺渺,绚丽的晚霞给斑驳的树叶涂抹一层金辉。山间溪水潺潺,小路蜿蜒,曲径通幽,云雾缭绕的地方隐隐约约可见炊烟袅袅,缓缓伸向充满秋意的山峦。鸟儿在林中翩翩起舞,声清悠远的排箫,仿佛如天边飘过的仙乐,让灵魂随着腾空而起,在晚风中自由自在地徜徉……
  这样的画面,带你走进一个哲理和诗情水乳交融的境界。 在鄂中京山西边的虎瓜山,你可以领略到影片中的真实。引人入胜的景色,让你走到活生生的画面中,是因为,这里的每一方水土,实在太吸引人了。
 
(一)
  虎爪山又称京山的西山。山泉之水,犹如虎爪山的精灵,不时在山中出没;山畔绿水,连接着它的前世今生,让人怀真思远。虎爪山西、南的尽头,便是京山"三澨"之一的雍澨主源河。这条奔流不息的山泉河流,环绕虎爪,不知流了多少年。它接收了虎爪山的承雨和山泉,然后放下身段,沉沉一线穿东南,进天门河流入汉水。站在南崖之上,放眼望去,那原野很美,但并不突出。一望无际的长空,在远方坠入地平线。逐渐平缓的大地,密布着片片森林和农田,伸向绿水闪光的平原,最后在眼中渐次消逝。
  我以纯洁的目光瞻仰这方水土的伟大形象,试想我们的祖先,一天也不曾忽视江汉平原北端日出和日落的壮丽景象。
  我突然想起烽火狼烟的古疆场,春秋时期的吴楚之战曾在这片原野上展开。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利用楚属国唐、菜倒戈投吴契机,拜孙武为大将、伍子胥为副将,以亲兄弟的公子夫概作先锋,带精兵六万,迂回楚国东北部向楚发起进攻。楚昭王派令尹囊瓦率楚军主力迎战,列阵于汉水西岸,与吴、唐、菜联军对峙,雍澨一带成为吴楚之战的主战场之一。囊瓦急于争功,贸然攻击吴军大寨而中埋伏,反被伍子胥劫了大营。楚军接连遭受重创,败退至雍澨地段,赶紧埋锅造饭,可饭刚烧好,吴兵又至,只得弃食而走。吴军奋力追赶,混战中薳射的战车颠覆,薳射摔地,被夫概一戟刺死。幸楚军左司马沈尹戌带兵赶到,救出薳射之子薳延。决战第二天,吴、楚十万军队在雍澨摆开战车,列阵交锋。吴军强弓劲弩在前,短兵在后,连胜五阵。楚军左司马沈尹戌重伤后自杀,几乎全军覆没,吴军乘胜直捣楚国都城,楚昭王出逃他国避难。
  吴楚之战留下一段佳话。楚军左司马沈尹戌重伤自刎时,托付薳延割下自己的首级带回郢都,以明拳拳报国之心。此举深得楚人尊敬。第二年,楚国三闾大夫申包胥(京山人)哭秦救楚,楚秦联合,打击吴军,迫使吴军回国,楚才得以复国。但见左司马沈尹戌忠烈,感天动地。后人为了纪念他,把虎爪山南麓雍澨东南一段河流称为"司马河",并建有"司马墓",至今留名青史。春秋乃无义之战。而我又觉得,撇开政治好恶去认识历史,世界的本性并不复杂,很容易认识到事物的真实。真实是崇高和伟大。我们可以摒弃许多东西,甚至于把所厌烦的东西推得远远的,但事物的真实传递出来的家国情怀,那种真切与神圣总是会渗入到人的血脉之中,不难看到一种人文之美。
  不仅如此,虎爪山还能给你一个真实的自然景观。崖下,便是虎爪山柳门口瀑布。我不止一次地来到过柳门口瀑布。最早的一次是在三十多年前。当时柳门口瀑布藏在深谷无人问,我和一干人马探访了它。目的是为了打造京山形象,向全省乃至全国宣传京山,以此来提高京山知名度。中央新闻电影厂摄影小组,省电视台专题部,还有电视片《郑少敏》摄制组,全部开进了虎爪山。那是迄今为止拍摄柳门口瀑布阵容最厐大的一次活动。京山精挑细选了"十八美女"助阵。她们之中有多次在全省戏曲大赛中的奖牌得主,有一群跳"天鹅湖"的美少女。之所以这么给力,是想把最美的一面风光呈现出来。在我的记忆里,她们是一群天使,在虎爪山林中飞翔,在柳门口瀑布前熏染,把青春光彩、少女芬芳锁定在了视频里。现在我不敢想象,公园里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是否就是当年"十八美女"的遗蜕。柳门口瀑布就是原生态的遗蜕。
  瀑布之水源自北部深山处的山泉。它像一个精灵,在山石里时隐时现,慢慢形成一股溪水,贴着山石幽幽地流,欢欢地溅,从古至今没有停歇。它的每一滴水都是清彻甜凉的,润湿着虎爪山各类动植物生长。有了水便有植被,就有了虫叫、鸟鸣和狐狸豺狼的各种声调。溪水潺潺和各种声调细细地搭配着,有一声无一声的唱和出一种寂然无声的静,默默地引来山中更多的水源,汇成激流向前奔跑,一直跑到柳门口前。此刻,山外平泛的景色突然不见,两山之间的流水一下子把人的感觉全部收服住了。
  瀑布掩映在峡口之中。春雨过后,山涧汹涌澎湃,心中平添一种君临山水的感觉。隐隐约约可见,八九米宽的涧水,断崖式的落了下去。我们顺着山崖走到峡底,抬头瞭望,惊人的景象尽入眼帘。柳门口瀑布虽没有我所见到的大瀑布那样气势如虹,却风韵十足,峡底看景,也是最美的遇见。高及云端的山顶上,一股白茫茫的水流从石板下汹涌而出,恰似天上之水挂上银帘,气势非凡地猛然下冲几十米,撞击到山岩侧边迭障上,轰然震耳,溅起水雾。接着,它调整一下身姿,变成一排高挂的白帆,伴随着怒吼和喧嚣,腾飞着向前冲击,狂暴地冲入第二迭障。又从二迭障出发,撒开水面,分作两路,左似扇贝,右如银珠银线,洋洋洒洒,飘飞落进深不可测的峡底潭水之中。此壮观,有"瀑布天落,半与银河争流"之景象,身临其境,人已经全身心被震撼了。而那"十八美女",却在迭障下的水帘洞中欢雀起舞,增添美感,摄影师们纷纷抢下镜头,画面更是赏心悦目。最后,瀑布之水在潭水里滚动一番,又像一个精灵,缓缓地驶入司马河中,它的生命不断向前延伸。
  现在,柳门口瀑布已成为虎爪山风景游览的核心景点之一,乘车可直通瀑布附近,看完瀑布,还可以登崖南眺。柳门口瀑布原有物态的自然景观和司马河流域的人文历史相互作用,自然融合,大地原野也灵动起来了,构成了一幅特定的文化图像。和谐万物之妙境,熏染旷达之心灵,顿觉此处风景独好。
 
(二)
  柳门口瀑布有着"鄂中第一瀑"的美誉,与"鄂中第一溪"鸳鸯溪、"鄂中第一洞"空山洞并称京山"三奇景"。柳门口和鸳鸯溪由水组成,空山洞中也有一股泉水四季长流。传说"神龙"穿空周围七架山,渗出"龙水"绕灌七座山脉,才让秃山变绿,当地人取山名为七宝山。它是虎爪山脉中段的一座山峰,下段末叫龙尾山,与天门交界,就一展平洋了。眺望上下,群山连绵,远方郁郁葱葱,青山隐隐。我不知道青山是否与"龙水"关联。虎爪山脉是大洪山南端的一条余脉,支峰绵延不过百里,主峰虎爪山海拔高不到600米,而蕴含水量比大洪山主峰四周大得多,以超大蕴水量称奇。支峰山脉蕴含水量六亿多立方米,建成大中型水库七座,浇灌江汉良田。有诗曰:"莲花虎爪与云齐,架壑支峰一望迷。更有湖泊珠在抱,管它龙尾戏东西。"诗人极尽虎爪山地理及山色湖光,却未曾揭开它的神秘面纱,只能以"一望迷"咏之叹之。
  我终于爬上主峰,站立极顶,一览虎爪山林场全貌。蓝天白云下,青峰连峙,人造森林,阡陌纵横,佳木异竹,垂阴相荫。放眼望去,风灵神秀,似锦帛翻涌,不断幻化着海的印迹。风乍起,泛起绿的朦胧;堆青叠翠,溅起无尽的碧蓝。你可曾想到,距今约六十年前,山被一场大火肆虐,燃烧了三天三夜,君不见方圆百里毁于一旦。乱石裸露,阴霾沉沉,枯黑黢黢。又可曾想到,六十年后,满目青山,换了人间。大凡来到虎爪山的人,踏入林区,吮吸沁入心脾的气息,听着山溪与鸟鸣的交响,都有一种轻快与舒坦之感。
  水是山的灵魂,树是山的生命,人是山的风景。公元1965年元月,一位名叫张恒启的中年汉子,带着二十九名拓荒人,板车拖着全部家当,从观音岩林场转战到怪石突兀、狼叫豹吼、人迹罕至的虎爪山。他们扎进深山,用芦苇、茅草搭建窝棚,过起了几乎是与世隔绝般的生活;他们用镐头驱猎豹、赶豺狼、挖葛藤、除杂權,在鲤鱼垱栽上了第一批山松;他们战高温、斗严寒、扯蚂蟥、抗蛇虫,把拼搏的身影定格在柳树塔岭上。一代人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万亩荒山披绿装。适地植杉创大业。
  虎爪山的第二代人在场长黄大学"黄大干"的感召下,引入"铁军"进山,营造湘杉速生丰产林,实施工程造林,把吃苦耐劳敢为人先的虎爪山精神发扬光大,打造出虎爪山层层叠叠的新绿。"铁军"是一支能"舂铁"的主力军。一帮来自四川、河南,和本省鄂西的"打工仔",从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到年过不惑之年的"雇佣军"。他们"移师"在此,结草为居,凿石为路,开山为园,锄荒植杉。年届四十的宋雪峰就是在这样的岁月里走完了他的青春里程。这位四川岳池人二十岁来到虎爪山,在一处混浊的黄泥塘坡上搭草棚安身,以米饭南瓜汤作主食,以日出日落为作息表,恶劣的生存环境使他患上皮肤病,脚踝现出累累疤结,却长年累月挖山不止。他从小工做到领班,在石板山沟里先后搬家八次。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的团队流入出的打工仔愈三千人,把十五个山头、四千多亩石山披上了绿装。类似于这样的团队有十几个,宋雪峰式的挖山造林英雄不胜枚举。
  虎爪山的"铁军"队伍不断发展壮大,一批大学生队伍也走了进来。生命的绿色总是给人以灵气和启迪,而科学务林予拓荒者以智慧。靠着这支"铁军",虎爪山第三代人掀起一波又一波绿色浪潮,硬是把六十多平方公里的虎爪山全垦了一遍。虎爪山务林人始终保持本色进入新时代,工程造林创辉煌,如虎添翼待时飞。人对自然的强力修复给人眼前一亮。虎爪山荒山变成了金山,犹如一座宝藏,收藏万贯家产。六万亩用材林和经济林,还有楠竹林,花卉苗木林,如真金白银储存在银行,只等虎爪山人按时收取利息。
  虎爪山是"京山的塞罕坝"。成百上千的虎爪山务林人奉献与奋斗,成长于日益辉煌的绿色产业之中。满目青山,用三代人的心血、汗水和生命凝结而成,成为虎爪山最美的一道风景。
 
(三)
  虎爪山东望京山城三十公里。相传异人驱虎路过山顶,岩石上留有爪印。据《新京山志》载:"其石长丈余,宽八尺,上有虎迹,前二腿之爪痕深入石寸许,后二腿蜷伏,臀部着石之迹亦深七八分。"虎爪山也因而得名。如今,虎爪山已成为国家森林公园。"亿万新枝秀,千岭尽春晖。"京山诗词人冯启明先生极尽赞美之词:"大山雄,深坳蔚,小丘徽。山泉泠冽,小溪汩汩逐翠微。绿叶吟吟咏清风……"到山里观景的人越来越多了。
  已是春来到,映山红最是艳丽,"三石门"开门迎客。我的同学祥华的老家就在东石门水库大坝下面,他对"三石门"了如指掌,他把我们带到坝上。"三石门"是虎爪山东、中、西三道峡口,中石门、西石门在虎爪山腹地,当年造林得从谷底取水担上山浇灌,十分艰难。"三石门"记载了那段难忘的岁月。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峡口处建了三座水库,中石门遇旱水位下降,而东石门水源特别充足,想是底下有暗河相通。东石门水质好,鱼儿肥,依山建有竹楼,青楼藏秀,风生水起,与中石门、西石门三门相关,层林掩映,形成一条风景水巷。春天一到,陡峭的山坡上,花拂蓝天。那看似柔弱的野映山红迎风飘香,如杜鹃啼血,不屈不挠地绽放,展现不一样的风情。库水碧蓝,映山红一团团、一簇簇伸向水岸,红花映水,秀美、温婉。放眼山峦,君不见千朵万朵遍山开,千姿百态争春来,映山红在山坡峻岭上灿然开放,于绿叶丛中壮烈似火,展示早春之美。
  春华秋叶。秋季上虎爪山看景,别有一番风味。到了深秋,山的色彩把人的激情点燃,看虎爪山黄叶,能让你如醉如痴。比起橙黄的桔色、暗黄的稻香色、鹅黄的菊花色,千亩银杏林秋款的黄色金灿灿的。偶尔看到一两株银杏树叶呈金黄倒不觉得它酷在哪里,而十里银杏林出现在眼前时,金黄一片的景象最是震慑人心。当秋阳的光波从西山流转而下时,一束束光线射进银杏林中,金灿灿的黄叶翩然飘落满地,宛如一幅幅自然天成的画卷,人在画中走,让你瞥见黄叶落处无比深远的地方。此刻的你脑海里一定会出现浮士德那句:瞬间,你停一停吧,你是多美啊!     "冬藏"夏凉。说到虎爪山的"冬藏",自然就是雪景了。"虎爪积雪"曾为京山八大景之一,据说盛热夏天可见斑斑残雪藏匿一隅,那场大火之后,景观流失。现在植被得以恢复,山大林密,不知何时窥得此景。一场雪之后上山赏景,皑皑白雪为虎爪山披上洁白盛装,那雪会呆上一段时间,银装素裹,风光无限。雪过天晴,森山雪杉,雪霁清丽。远峰屏立,宛若仙境,倚山有路,平远深高;近峦如聚,白粉染脂,玉树琼枝,万木萧瑟,安得鄂中最美雪景了。
  夏季里,虎爪山已成了避暑胜地。你可以约上朋友到林中听涛。清溪浅水行舟,暑至临溪濯足,然后登上虎爪山主峰凤凰山。凤凰山与之相距不远的次峰形成姊妹峰势,有着虎爪山最大的一片人工山杉林。高大树干,伸入云端,和山中遗留下的部分原始山松遥相呼应,涛声阵阵。这里藏森林之美,蕴古今之秀。走进人工林海,万籁俱寂,一眼望不穿的树林,如梳子梳理一般,整整齐齐,伸向四方。一阵风来,千树招展,万枝响应。林中听涛,犹如在大海之边,临风听交响乐演奏,似波涛袭来,卷起浪花飞溅,令人惊心动魄。不一会儿,陡觉寒意骤升,冷雾如纱,远看树枝已染上一层白露。不禁突发奇想,莫不是到了"虎爪积雪"之地? 微雨竹窗夜话,雨后登楼看山。到虎爪山,你可以带上家人,不用登楼,便进竹林休闲养性。山的竹是京山最为壮观的一处楠竹林。傍青鱼垱,靠杉林海,铺满了好几座山头沟壑。山的竹繁茂而萧疏,挺拔而清秀,枝干云际,颇有"万竿修竹竞摇曳,一泓溪水绕前川"的韵味。家人到此,竹间游道,纵横深处,徘徊风亭、月榭,玉立游乐竹间,别有一番情趣。或憩、或饮、或琴,或疯、或狅、或闹,或父女纹枰对弈其里,或情侣诗文浩歌其中,或顽童追逐玩耍其内,极可愉悦精神。
  我则看着山花畔路开,观竹篱草舍棚,随着游人朝山野漫无目标地走去。翻过几道山梁往里走,想找回初上山时的感觉和灵气,想挖掘山水灵魂和精神。一次次地上山,一次次地下山,当力气似乎已经耗尽,前面总会跑出一条溪涧来。清的水,白亮的反光,当年青春少女的阵阵清歌,似乎给整个山谷带来阵阵不见风的凉爽,此刻我的身心骤然和山水又连在一起了,甚至可以感受到一种生命的期待在流动一样。 月亮升起来了,我看着满天星星发呆。我的眼中,那是一种看不到的艰辛和努力。(李金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